《百亿权健帝国》作者:洗脑模式紧扣国情,权健虽倒传销难破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百亿权健帝国》作者:洗脑模式紧扣国情,权健虽倒传销难破
来源: 2019-03-15 08:39:37

  没有人会否认,中国内地曾经风光无限的天津权健集团在今年初的轰然倒下,与被广泛传播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有直接关系。正是这篇点击量过千万、2018年12月25日首发于医学网站“丁香医生”的重磅文章,成为压垮“权健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也由此引发了整个中国内地新一轮整肃传销的风暴。

  该文主要作者曾鼎,曾任《凤凰周刊》记者,代表作有《围剿神药》《大陆滥用抗生素警钟再起》《大陆中草药肝损害调查》《大陆空气污染报告》等,2016年曾获“全球健康报道奖”。目前在“丁香医生”担任主笔。

  《凤凰周刊》:你是怎么注意到权健这个保健品帝国的?

  曾鼎:第一次听说权健是2018年回家过年期间,东浙网(www.dmzjs.com),一个在湖南湘雅医院当急诊科医生的同学跟我聊天,说起他有个亲戚在做保健品传销,给我展示了他亲戚在权健火疗店治疗的一些照片,似乎有点被灼伤的样子。我当时出于好奇就顺手搜了一下,挺让人惊奇,连我们老家这个小县城居然都有两个分店。当我进一步查看更多资料时,感到这家公司的规模超出我原本的想象。不过我当时只是对这有公司留了个心眼,没想到要马上去深入了解。

  《凤凰周刊》:后来怎么决定要去揭开权健的面纱?

  曾鼎:大概半年后,我们的工作小团队讨论选题,有位同事说他爸妈买了权健的保健品,我感到权健的触角可能比我在网上了解到的更广更深。与此同时,我们在与“丁香医生”的客服人员交流时,听他们说经常有人在后台留言,咨询权健保健品和火疗的问题。这时候我们才觉得权健这个公司有深入挖掘的价值,我们有个三人小团队开始追踪调查。

  《凤凰周刊》:如何寻找突破口去窥探权健?

  曾鼎:七月份我开始先做系统性的文案整理工作,搜集资料分为三大块——一块是跟权健经销商有关的各种扯皮官司的文书,一块是患者们因火疗造成伤害起诉权健的官司文书,第三块是地方公安和检察院起诉权健下面的团队涉嫌传销的案例。

  另一方面我们开始四处调查取证,比如去内蒙古接触了被权健耽误治疗离世的癌症女孩家属,我们也去卧底两天参加权健的培训大会,同时还加入了四个反权健的QQ群。

  《凤凰周刊》:是否有很多调查得到的内容并没在最后发表的文章中呈现?

  曾鼎:那是肯定的,成文之后反复修改了好几轮。考虑到权健的体量如此之大,这个报道非同小可,我们对严谨性有苛刻的要求,凡是不够扎实的资料我们放弃使用,证据不是非常充分的表述我们都删除了。

  比如引用权健自己的说法时,凡是并非权健官方亲自发布的信息,而是来自下面经销商的网站、微信号,微博号的说法,明明这肯定跟权健有关,我们一律不采用。权健在这方面很注意,因为在很多官司中,权健都说那些违规言行是下级经销商的干的,跟权健官方无关,切割得很干净。我们去卧底时,现场被看管得很严,很多时候不方便录音,虽然我们看到听到的东西更多,但只要没有取得录音的细节我们也不使用。

《百亿权健帝国》作者:洗脑模式紧扣国情,权健虽倒传销难破

  权健华东国际会议中心

  另外,那些声称是权健受害者的人组建了反权健QQ群里,我们也在里面接触了很多人,其中有几个家庭声称自己的悲惨境况是由权健造成的,比如他们声称加入权健害得自己夫妻离婚,弄得父母与子女断绝关系,但我们最后也没有把他们的故事写进去。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经过了解,认为这些家庭本身就充满了矛盾,危机四伏,早晚都要出问题,不是在这个项目上被坑就是在那个项目上栽跟斗,加入权健只是家庭破裂的催化剂。实话说权健只是想从这些家庭身上赚点钱,并没有其它性质特别恶劣的事情,而且涉及的金额也不巨大,没到完全不能承受的范围,我们难以认定他们的悲惨境遇与权健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更难得出是权健把他们搞得家破人亡的结论。

  《凤凰周刊》:你以卧底身份参加了权健的经销商培训会,可否简单介绍一下他们的培训过程?

  曾鼎:他们的培训大会也搞得像“军训”似的,每六个人分为一组,每个小组有个领头人。早上六点左右,把所有人一个个喊起来集体吃饭,八九点开始在大礼堂听宣讲,中午去吃完饭回来继续听课。

  宣讲会的内容也就行业常见套路,各种人登台给大家声情并茂盛地讲故事,说自己或某个亲戚患上癌症,用了权健的产品之后如何创造了奇迹,身体获得康复。当然,宣讲故事时都严格禁止录音录像,所以我们没有采集到声像材料。晚上回到宿舍,领头人会召集大家继续讨论,主要是苦口婆心劝大家早点交钱入伙。

  《凤凰周刊》:权健的培训跟你以前想象的是否有出入?(来源:一点资讯)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24时间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