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年份酒陷虚假宣传危机 百亿年份酒市场乱象横生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茅台年份酒陷虚假宣传危机 百亿年份酒市场乱象横生
来源: 2019-06-12 17:52:56

  中国网财经6月11日讯(记者 陈琼)一纸“虚假宣传”的诉状将茅台年份酒推上风口浪尖,也揭开了百亿年份酒市场乱象横生的冰山一角。日前成都一名律师购买了“50年陈年茅台”、“30年陈年茅台”,随后发现购买的高价酒是由15年酒龄的基酒勾兑而成后,状告茅台涉嫌虚假宣传。

  由于我国对年份酒并未出台统一标准,造成了百亿年份酒市场乱象频出。中国网财经记者了解到,在2018年4月,中国酒业协会白酒分会曾牵头表示将发布白酒年份酒标准,以此解决年份酒乱象,但时至今日该份标准仍未现身。业内人士指出,想要出台年份酒标准并不容易,“需要配套的检测机制,而不是靠企业自律。中国白酒,有浓、清、酱等多种香型,香气成份并不一致,没办法以一种检测机制来检测年份。”

  50年陈年茅台用15年酒龄的基酒勾兑而成 律师状告茅台虚假宣传

  成都一名律师花了61996元购买了“50年陈年茅台”、“30年陈年茅台”各两瓶,不久发现这4瓶高价酒是茅台公司用15年酒龄的基酒勾兑而成的,储存年份完全达不到30年、50年,这名律师以涉嫌虚假宣传等理由,将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及当地销售公司告上法庭,要求“退一赔三”。

  面对起诉,茅台方面辩称,陈年茅台酒并不是指储藏到一定年限的酒,而是使用酒龄不低于15年的酒,精心勾兑而成,使之达到该年份酒的老味。至于50年和30年陈年茅台的具体标准是什么、里面的基酒含量多少?茅台方面并没有对外公开。

  中国网财经记者在对多个消费者进行采访时了解到,在消费者常规的认知中,企业标注为某一年份的产品,就意味着这些产品已储存了相应时长的年份。而年份酒昂贵的售价也被消费者默认为储藏年份长久带来的附加升值。一瓶普通飞天茅台的市场指导价为1499元,而50年陈年茅台和30年陈年茅台的价格分别为18999元和11999元,而大多数消费者并不知道该如何鉴别标注相应年份的茅台酒是否真正达到包装上所显示的年份。

  截至目前,该案件并未宣判,而陷入此次年份酒争议漩涡当中的贵州茅台,也并未就此事作出公开回应。中国网财经记者尝试联系贵州茅台相关负责人进行了解,但截至发稿时,并未得到回复。

  茅台被指有意误导消费者

  “50年陈年茅台”、“30年陈年茅台”是由15年酒龄的基酒勾兑而成的,并非是30年、50年的储存年份,案件仍未宣判,而关于勾兑酒到底应不应该以“30年”、“50年”等年份进行宣传的争论却愈演愈烈。

  有消费者指出,年份茅台的价格一直比新酒高出许多,因此自然而然地认为该产品就应该全部都是陈酒,如今发现年份酒均由少量15年酒龄以上的基酒勾兑而成,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尽管茅台代理人当庭辩称,茅台没有欺骗消费者的故意,也没有实施欺诈行为,茅台从未宣称过“50年”“30年”陈年茅台的储藏年限达到50年和30年,同时在自营店、网站等渠道均有对于酒龄的明确介绍,不过茅台年份酒的包装仍脱不开有意误导消费者的嫌疑。

  陈年茅台的外包装显示,从包装盒到酒瓶身,年份元素被放大和突出了,酒龄介绍却淹没于不起眼的小字说明中,“消费者一眼看到的事年份元素,往往将此等同于酒龄”,一名业内人士指出。

  在白酒行业分析人士欧阳千里看来,年份酒危机给贵州茅台酒带来的影响是,未来的年份酒可能会更换包装,在包装上注明年份数字的含义。欧阳千里指出,该事件对于茅台年份酒的销量并没有太大的影响,“茅台年份酒的销量不是很好,更多的消费者愿意买当年的飞天茅台自己存储十五年。”

  百亿年份酒乱象横生:刚成立五年的酒厂就敢生产三十年的年份酒

  茅台年份酒危机也撕开了百亿年份酒的一道口子,据业界估算,白酒年份酒的市场规模在百亿元以上,用不同年份的酒勾兑、模糊年份概念与酒龄也成为年份酒市场的普遍现象。

  年份酒在国内发展的如火如荼,几乎所有酒厂都有年份酒。1997年,古井贡酒推出“十年原浆”,宣告白酒市场进入年份时代,但当时并未在市场掀起太大波澜,2004年茅台进入年份酒市场,与此同时,张裕长城等葡萄酒企业也进入年份酒市场。2005年,五粮液进入年份酒市场,在茅台、五粮液的带领下,年份酒逐渐成为酒厂的标配。

  业内人士指出,年份酒是个金字招牌,又没有绝对的标准,所以很多酒厂开始动起歪脑筋,完全不顾食品工业协会的要求,用不同年份的酒勾兑。

  欧阳千里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年份酒乱象由来已久,消费者认知中“酒是陈的香”,酒企就借助这种认知来构建产品体系,如五年陈、十年陈、十五年陈等。不过,这种主推年份概念的产品往往会有意识的去掉“年”,只留下8、17等数字,消费者同样会理解为8年、17年,但是酒企会避免与较真的消费者发生矛盾,留有更多的回旋余地。

  此外基酒的量也成为争议焦点。欧阳千里指出,当年基酒含量至少要超过50%才能标注酒龄,而现在,有些酒厂象征性添加少量年份酒就将成品酒当年份酒销售,更有甚者,刚成立五年的酒厂就敢生产三十年的年份酒。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4月,中国酒业协会白酒分会曾牵头表示即将发布白酒年份酒标准,以此解决年份酒乱象,但该份标准此后迟迟未现身。中国酒业协会秘书长宋书玉在酒业协会白酒分会2018年理事扩大会议上曾表示,要建立年份酒准入标准,消灭95%的年份酒问题,还要加强企业诚信,过滤掉90%以上的问题。同时督促建立第三方检测机构,将产品交第三方监督及检验,以实物标准作为检测样品。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想要出台年份酒的标准并不容易,“需要配套的检测机制,而不是靠企业自律。中国白酒,有浓、清、酱等多种香型,没办法以一种检测机制来检测年份。另外,白酒除了自然老熟以外,还可以通过改变贮藏环境(洞藏、生态贮存、科技贮存等)来加快白酒的老熟,贮存一年相当于自然老熟三年,即使能够检测,反而会更不科学。”欧阳千里指出。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24时间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